公告事項 首頁 > 最新消息 > 公告事項
樹藝師團隊之台東救老樹紀實、新加坡綠化管理座談會 2016/07/18
各位先進:
 
上個周末尼伯特颱風橫掃台東,最大十七級陣風的威力,讓資源向來不足的台東縣災情慘重、滿目瘡痍,許多數十年、數百年的老樹也不支倒地。
 
台灣都市林協會因此發起樹藝師到台東救老樹的活動,結果星期六一發起,星期天就陸續有樹藝師和吊卡出發,到星期一時已有48人,含16位樹藝師在台東救老樹了,還有6部吊卡、2台怪手,都是從台北、中部和南部開過去的。除了車費(含吊卡及怪手)和部份旅館費用是由協會支付外,所有去救樹的志工都是由原來的公司擱下手邊的工作,優先到台東救樹! 再一次證明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
 
志工們救樹也獲得各媒體的重視,紛紛報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odvcchyGRY&feature=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hVMGif4Fj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dYRMOa1Rk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yEv2N_Q7Bc&feature=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_HGfUBPHjs&feature=youtu.be
四天總共救起134棵老樹。參與救樹的公司,包括樹花園、昕麟庭園藝、藍山園藝、梧桐基金會、和景林公司,及參與救災的英雄們,在上星期五下午的森林法樹保專章施行作法研討會後,請林試所黃所長、台北市公園處黃處長、和林務局蕭課長頒發獎杯及獎狀做紀念。
 
 
救災團隊到台東首先發現的,就是很多被救災人員扶起的大樹都被斷頭了! 

 
因為他們以為扶起倒樹要先截枝,殊不知樹葉是樹木維生的工廠,可以利用光合作用產生營養來長根。把樹枝砍了,只好燃燒體內保存的養份來長根,樹勢容易衰弱。傳統上以為去葉可以降低蒸散作用,減少需要的水份以配合變少的根系是誤解。當太陽曬在樹幹和樹枝上,還是要有蒸散作用,才不致溫度太高,且樹皮容易曬傷! 就像割掉汗腺減少排汗一樣,反而容易發燒。樹藝師團隊扶起的樹則是原樹型,只對斷枝做處理。
幾個月後,就有樹蔭和健康了! 到時可以去看那些斷頭樹發芽了沒。

星期五上午是座談會,我們邀請到在新加坡國家公園局服務28年的資深處長蔡福祥來介紹新加坡的綠化目標及施行策略。新加坡綠化已推動了五十年,是李光耀自己推動的,而目標也從早年的花園城市變成花園中的城市。他說早期他們還派人來台灣。我們的總統和院長甚至部長們對綠化根本不關心,也不想了解! 典型的例子是推太陽能綠屋頂在都市內,卻無綠屋頂的配套。不知道都市中的太陽能板就是另一面玻璃帷幕,反而惡化都市熱島和增加光害! 我們的民意代表和官員常去新加坡,卻沒注意到新加坡積極推綠屋頂和綠牆,卻不推太陽光電板的原因。
新加坡國家公園局主管所有開發案和公園行道樹私有不安全樹木綠化相關業務的審批。譬如像廣容園區的開發計劃有牽涉到樹木,就需要國家公園局審。國家公園局會要求開發商找樹藝師去做樹木調查,圈定應保留樹木,及相關移植計劃後,給公園局審。公園局自己聘有二百多位樹藝師,有能力評定其計劃,所以是專業對專業。所有的樹藝師都要登錄並確實進修,以維持資格。標綠化工程依規模大小,規定要有幾名樹藝師,且隨時抽查。曾有承攬公司的樹藝師去生產,卻未加僱新人,被公園局罰款的情事。
 
新加坡只承認ISA國際樹藝協會的樹藝師資格,並不接受其它國家如日本的樹木醫資格。但對於在其它國家取得ISA認證樹藝師資格的則竭誠歡迎。因此在台灣考取ISA認證樹藝師資格在新加坡是被承認的。
 
國家公園局下設有城市綠化中心(CUGE) ,主管樹藝師80小時培訓,及代理ISA認證樹藝師考照業務。同時舉辦各種專長的各級專業人員訓練與資格認證工作。新加坡認為樹藝與景觀是不同的專長,所以各有各的分級培訓課程及認證資格。園林景觀最高認證是景觀師,育木最高認證是樹藝師,必需循序漸進,通過相關資格考試,才能取得認證資格。在取得育木師(樹藝師)資格前,景觀師不能從事育木師的工作:參與樹木工程的投標、執行、或監造工作。所以新加坡的景觀業者都積極報考樹藝師,不然就是從國家公園局挖人,以便符合資格,讓新加坡的綠化工程品質大大提昇了!
 
台灣都市林健康美化協會理事長 李有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