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事項 首頁 > 最新消息 > 公告事項
祭宜蘭員山鄉300年老茄苳文 2017/05/09
各位先進:
 
昨天去羅東林管處上課,順道繞過去看員山鄉的這棵據說有三百歲的老茄苳,結果看到這個樣子:
 
一時頓覺五雷轟頂,好好的一棵強壯的樹,在當地從康熙年間到現在整整活了三百年,卻就這樣死了,令人氣憤!
 
認識這棵老茄苳,是三年前去員山鄉訪友時,好友大尤很驕傲的帶我去看這棵他家旁邊這棵三百年的老樹。
 
當時枝繁葉茂,樹木米徑最少有一公尺以上,但樹冠頂部已有些枝枯,而且靠近農路這邊的主枝被截斷了,傷口直徑恐怕有四十公分以上。大尤告訴我旁邊這條路原來是碎石路,後來被鋪上水泥。我告訴他截枝太多,傷口太大,這會減少水份下滲到茄苳的根系,應該建議用透水鋪面,否則樹木很難復原。他笑了笑,指著旁邊正在整理地基的農舍說,怎麼可能,人家在蓋農舍呢!
 
二年前,公司到枕山的山頂餐廳去開年度訓練會議。第二天一大早特別安排了一個晨走的時段,就是來看這棵老茄苳。
 
當時就大吃一驚,發現樹葉變得稀疏,而且樹幹上有一些昆蟲爬來爬去。旁邊的農舍則已建完結構體,應該有灌漿。回來後愈想愈不對勁,就請同事去告訴縣政府,這棵樹狀況不佳,已走入死亡螺旋,要趕快採取行動,不然300歲的樹爺爺可能會毀在我們手裡。得到的答案是他們已發包給一家廠商維養,而他們承諾保固兩年,所以仍在保固期內,會請該廠商趕快去加強維護云云。既然如此,也只能依靠該廠商的專業了。
 
去年去訪友時,再看到老茄苳時,已是這副模樣了!
 
大驚之下,我請大尤去找他在縣政府的朋友幫忙。他派了主辦的人員來會勘,主辦的人員說那家負責保固的廠商已對茄苳做修剪,並在樹木的基部填土,希望能讓老茄苳長出不定根,增加水份和養份的攝取。但因為夏天天熱,澆水量不夠,不定根沒能長出來,所以樹勢衰弱。不過廠商的保固已到期,可重新發包維養,並希望我們提出改善方案。我們覺得主辦仍是相信原廠商的工法,相信增加樹幹基部的填土,可以讓茄苳長出不定根,只是澆水不足。當時認為如果這樣,就讓原廠商繼續保固,所以沒去提案。
 
於是,這棵300歲的老茄苳就這樣走了。面對已失去生命的它,我滿心懊悔! 為甚麼我們有權力決定它的生死? 它活過了三個世紀,卻被一連串錯誤的處理,在三年內就弄死了!
 
這家維養的廠商的專業從他在樹幹基部填土導引不定根,和對樹勢衰弱的老茄苳做大幅度修剪,就可以猜測其對樹木生理的不了解。樹幹基部稱為根領,應該不能用土蓋住的,否則樹木會窒息而死,因此樹木不能種太深,這是基本常識。葉子是樹木行光合作用生產葡萄糖的太陽能板,把太陽能板移除大部份,樹木減少葡萄糖的供應,樹木豈不更虛弱?! 我們生病都還去醫院打葡萄糖點滴,樹木生病卻把葡萄糖減量,真是豈有此理!
 
政府部門的樹木主管人員對樹木生理的知識不足,也是這場悲劇的當事人。如上所述,根領不能填土,衰弱的樹不能大修剪,這種常識應該要有。而這家廠商已經把樹照顧成半死不活了,還拘泥於保固期未滿,是不是也應該檢討呢?
 
我覺得我也有錯。剛開始時,我不想去擋人財路,等到承辦告訴我們這家廠商的工法時,我又沒有強力去反駁,雖然很想告訴他這些作法是錯的。還是鄉愿,不想說別人不專業,也不想接他的爛攤子,結果………
 
其實最好的搶救點是在三年前,當我第一次和它邂逅的時候。如果當時能積極一點,趕快提案,讓農路架高,或在農路下安裝結構模組,保護根系,就可以在對面農舍建照的期間,避免根系被重車碾碎。做為一棵受保護樹,卻可以截掉直徑四十公分的主枝,讓傷口如此之大,也應該要檢討。
 
專業樹木保護專業人員證照的實施應該刻不容緩,才能讓這些留下來的自然老樹遺產,得到適當的照護,不致因為誤診和錯誤療法,而害了卿卿性命!地方政府在處理受保護樹木時,是否可以像日本一樣,規定要有認證的樹保人員(包括樹藝師或日本樹木醫)才能照護老樹呢? 而凡是照護受保護樹不力,導致樹勢衰敗或死亡之廠商應該記點。二年內達到二點者列入黑名單,兩年內排除其得標機會。對於樹勢衰弱的受保護樹,應儘早取其萌糱扦插,使其得以續命。
 
嗚呼!汝病吾不知時,汝歿吾不知日;生不能相養以共居,歿不得育汝以留後!嗚呼!言有窮而情不可終,汝其知也邪!其不知也邪!嗚呼哀哉!尚饗!
 
 
五月十七日上午在新竹公園,有一場新竹公園的全面樹木改善規劃說明會,邀請專業樹藝師現身說法,敬邀各位先進撥冗指導,詳細內容及報名辦法可參考:
5/17 樹藝師及樹醫師診斷示範活動 - 新竹公園樹木植栽改善工程委託規畫設計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