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長專欄 首頁 > 最新消息 > 理事長專欄
請為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按個讚 2014/06/29

各位先進:

這一屆金曲獎得主是李宗盛的「山丘」這條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VEMTxg_LrU

聽過的人體驗不同,可說是老少咸宜的好歌。對我們這種越過山丘的人來說,代表人生的高點過,是該追求一些自己想做的事,給後人留點思念的時候了!

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就是在這樣的心態下,從去年八月,幾個企業界、學術界五六十歲的人聊到大安森林公園,再聊到台北市沒有一座與城市連結的中央公園。最後分頭進行,找創辦人推動理念和募集基金。終於找到林敏雄、鄭崇華、李棟樑、蔡建生、黃希文等企業家投入原始基金,並尋得一群對大安森林公園願意出力出錢的教授和企業人士,集思廣義,邊申請成立基金會,邊辦大安森林公園生態除蚊和土壤、根系、危險樹木調查。又在五月份和林試所,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政府合辦樹木保護與天災預防研討會,共有1200人參加研討會。http//youtu.be/IOGgftEXy5U

五月份成為台北市工務局第一個管理的基金會,並在六月二十四日正式拿到台北地方法院的證書,且請郝市長授證。大部份的基金創辦人及董監事都有出席,共襄盛舉。

0629-1.jpg  

同時基金會找來三位日本樹木醫到大安森林公園作示範修剪。台北市公燈處人員及景觀業者部份到場學習。

0629-2.jpg  0629-3.jpg  

日本樹木醫檢查公園的樹木後,列出31棵危險樹必需立即處理,一千一百棵樹木需要修剪,以便度過即將來到的颱風季。

0629-4.jpg  

也因此,基金會已決定再找日本樹木醫來台,屆時會開放國內景觀修剪好手來觀摩及實習。希望將日本樹木醫的技術學起來,讓我們的樹木修剪水準提高。

七月2022日,基金會和林試所將邀請新加坡的ISA認證樹藝師及攀樹師三人來台,演講ISA樹藝師修剪方法及示範利用攀爬上樹的修剪方式。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選出全聯企業集團林敏雄為董事長,也出錢出力最多。常務董事另有台大郭城孟、楊平世、張文亮教授及文大郭瓊瑩主任,並由郭城孟擔任執行長。大家都是五六十歲的人,希望為自己和這塊土地留點甚麼給子孫。

基金會現階段以改善公園的環境為優先。致力於生態除蚊、修剪樹木示範、土壤根系排水調查等工作。並找來在荒野保護協會有多年經驗的吳小姐建立志工隊。希望能建立一批對大安森林公園有感情,願意了解公園,及與人分享的義工組織,由教授及專業人士訓練,讓大安森林公園的故事和特色,更為人所知,成為市民和遊客流連忘返的地方。有興趣參加志工隊的朋友請儘速報名。

社會公民團體一般經營不易。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成功的結合了企業人士、學者、政府部門的支持,也確實開始做了一些改進大安森林公園品質的工作。希望她能永續成功,做為其它縣市的先行者。請大家上她的臉書,給她按個讚!https//www.facebook.com/daan.friends?fref=ts 

 

李有田

台灣都市林健康美化協會理事長

綠達人有限公司總經理

0973-205218

 

附錄: [大安森林公園的變遷]  台大生工系張文亮教授

大安森林公園(Da-An Forest Park)是台北市最大的公園,面積約26公頃。這都會型公園具多項的功能:都市綠美化、市民休閒、運動、藝文活動、水域生態、防災避難、減少熱島效應、改善都市空氣品質等。大安森林公園深受市民喜愛,以致公園附近建築,是台灣房地產最高的所在。許多政官顯要、富人財主、教授學者周在這裡散步、跑步,與眾多平民百姓共用。大人、老者、小孩在此,顯示都市公園是市政管理給眾人平等、同享、與最多善意的表達。

古代的大湖

不過,在十六世紀以前,很少外人在台北市活動。臺北盆地是個古大湖,到十六世紀台北盆地的古湖泊,逐漸乾涸,在低漥處仍留有許多濕地。1709年,福建與廣東移民共組「陳賴章墾號」,才進入台北盆地開發。

早期大安森林公園一帶,稱為「龍安陂」。「龍」是古時捕魚的固定網具,與魚籠的閩南音近似。「安」是這個大陂的形狀彎曲,或是水流彎曲,安與彎在閩南同音。「陂」是大池,有的天然低地蓄水稱為「水陂」。有的生長草多,稱為「草陂」。有的是人用泥土築岸蓄水,稱為「軟陂」,有的學荷蘭人以草蓆包土,用竹簍加壓,使土岸堅固,稱為「荷蘭陂」。

龍安大陂

龍安陂的水源,來自附近的福州山(富陽公園的所在地)與蟾蜍山,山可以承受東北季風的水氣,給龍安陂帶來豐沛水量。十八世紀,台北地表更乾,地下水位漸下降,進入開墾土地的農民更多。但是台北古湖泊化育形成的土壤多細質地的坋質黏土,長期治水多呈還原態,營養貧乏。乾時地表堅硬,濕時土軟易陷。即使後來地表漸乾,坋質黏土的地表易龜裂,底土堅硬,這種土地稱為「黏盤」(clay pan),難以生長樹木。以致早期墾戶泉州人陳振師(芳蘭大厝的建造者,1754-1820)曾稱,「自蟾蜍山下北望,可以看到下塔,一片無阻礙的視野」,這話流傳至今,顯示台北平原少有超過200年樹齡的原生樹種。在這沒有大樹存在的地方,我曾對台北前市長黃大洲先生說:「你將這公園取名附上『森林』二字,實在迷人,大概是期待,是個不可能的任務。但是您稱此為森林公園,20年後竟成為台北要發展的方向。」

在熱帶多雨潮濕的地區,應該多長大樹。但是受到土壤土質的影響,除非土地改良,或客土改善,台北難有大樹成林。新店溪底多砂土,石頭也硬,先民在十八世紀開始自新店溪客土,取石蓋屋、作田埂。農地漸多,先民也自山腳低窪處,引山泉灌溉。不久郭錫瑠(1705-1765)率眾自彰化北上,在1740年自新店溪與青潭支流的匯口,築堤引水,並以木頭塔建懸空水橋(稱為「梘」),過景美溪。到了公館,水分三路,一條走六張犁稱為「第一幹線」。一條走台北平原,稱為「第二幹線」,第二幹線有5條橫向支線:「大安支線」走台灣大學附近,「林口支線」走新店溪畔到螢橋,「第一霧里薛支線」走龍安陂到復興北路,「第二霧里薛支線」走龍坡里、龍泉里到中山北路附近,「第三霧里薛支線」走羅斯福路二段到和平西路一段。這些都是早期台北平原的農田區,乏人居住。當時人口,大都中在淡水河畔的萬華區。 

瑠公圳的特性

瑠公圳是台北平原開發,最重要的水路,其特點是:

  1. 1.      水路隨著田坵彎曲,並沿途合併老圳,與引水泉的水路。繞過蟾蜍山的大安支線特別彎曲,後來大彎之處,稱為「大安」,這是「大安區」的由來。
  2. 2.      受工程材料的影響,過景美溪的引水路約寬1.5公尺,到了分水或給水路更窄,最後消失在農田水路間。
  3. 3.      由於引水量有限,就在圳邊多滲水之處作成蓄水池,如醉月湖。
  4. 4.      地面明渠易被洪水沖毀,1762年之後,瑠公圳有些改成「暗渠」,這是後來瑠公圳不易明示流道的原因。
  5. 5.      瑠公圳只有灌溉,沒有排水圳道。後來農田消失,都市防洪日漸重要,瑠公圳被填掉,或被併入台北排洪系統,由灌溉變成排水的主因。

 台北排水道

1895年,日本人前來台灣,1900年開始都市計畫,拓寬馬路,並開始規畫設立都市公園,包括後來的大安森林公園。1928年,台北帝國大學成立,設在公館附近的「富田町」,原本是位於大安支線的灌區。1930年在嘉南大圳完工,總督府急需一位配水專家,將水送到需要的田區,聘來東京帝大的杉村鎮夫(1888-1936)。他前來台北帝國大學擔任「農業土木工程講座」,除了為嘉南大圳,也用精準測量推動台北的排水工程。

他卻認為龍安坡附近這裡是適合居住的所在,而定居那裏。許多教授也前來築屋,稱此地區為「昭和町」,屬於昭和初期的新建地,他們居住之處,現在稱為「青田街」。杉村鎮夫在1932年也建造排水路,使土地更乾,再1970年代這條水路加蓋,稱為「新生南路」。所以,新生南路的排水道,與瑠公圳不是同一條。

青田街的由來

此外,杉村鎮夫推廣在青田街種紫藤(Wisteria floribunda),降低地下水位,後來附近有一紫藤蘆。1945年,台灣光復,1949年大陸政權迭換,大量軍隊與其眷屬來台,在大安森林公園預定地,作為眷村建華新村(屬空軍通訊大隊)、岳盧新村(屬陸軍)1957年蓋國際學舍,直到1992年,全部拆除,19943月大安森林公園才正式啟用。

大安森林公園不只是擔負著周遭居民的需求,也累積過往文化的負擔。每一個人對公共空間的使用,都有其想像,都有其期待。大安森林公園也有其實際性,先天地質過黏的困擾,園中樹木不易長大,經常在狂風暴雨中傾倒,甚至在微風小雨中斷枝落幹。當我們要去進行整治工程,是在架構眾人想像,與先天環境不佳的橋樑。我們不願意一開始就跳入傳統的思索,與慣性的作法,而是先體察都市空間的歷史深涵,與土地文化的文化典藏,結合專業、羅曼性的藝術與開放的心胸,凝結核心的思索,國外先進的技術與對現地的了解,嘗試走出一條嶄新的道路。

大安森林公園的整治,期待由此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