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長專欄 首頁 > 最新消息 > 理事長專欄
慶祝植樹節,請放過這二十萬棵小樹苗吧! 2015/03/09

各位先進: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植樹節,林務局公告已經準備了20萬棵小樹苗,預備給相關單位和民眾植樹。從民國35年首屆植樹節迄今,正好70周年,這1,400萬棵種下的樹到底在哪裡?

我們高山上的樹,早期因為要外銷木材創匯,遭到大量砍伐,像阿里山、太平山等地的紅檜、扁柏、牛樟等。原本數百年用來保護水土的高價值樹木,經砍伐後改種柳杉。發現氣候不宜後,卻未再積極種回原生的牛樟、紅檜、扁柏。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這些中心是黑的柳杉人工林日益老化,也不再長大,為何不能快予以改植?難道我們只能留下這些沒價值的黑心柳杉給後世子孫嗎?

我們的郊山,原本有很多較長命的珍貴樹木,像琉球松、樟樹、榔榆、紅楠等。但在景觀業的需求下,這些樹陸續被挖出去做住宅的綠化。只剩下壽命不長的相思樹、野桐、油桐、白匏子以及遍山的榕樹等,卻未見政府積極的補植樟樹、楠樹、琉球松等長壽的樹種。這些相思樹、野桐、油桐、白匏子的壽命一般就是幾十年,對郊山的水土保持幫助不大。每逢大雨,土石沖刷、樹根外露、榕樹勒殺其他樹種、小花蔓澤蘭等藤蔓四處滋生。為什麼不能在郊山積極補植呢?

機關學校、公園或行道、安全島的樹,國外統稱都市森林。因為與人的生活和生命財產息息相關,樹木的品種、苗木的規格、樹穴的大小、植穴的土壤品質,各國都有嚴格的規範。這些景觀樹構成都市的地景,也直接影響我們的生活、生命和財產的安全。可是,我們的規範(SOP)在哪裡?因為沒有苗木規範,我們在都市裡種的樹,醜的比美的多。雙主幹和不定枝的危險結構樹木比比皆是。一場颱風下來,樹枝滿地,倒伏樹木一堆,對都市居民的生命財產,造成威脅和損失。

林務局發放的小樹苗有符合景觀樹的等級嗎?由於我們從來不用心去規範植樹的種類、苗木品質、土壤品質和養護,我猜過去70年來所種的1400萬棵樹應該大多夭折了。僥倖存活的,也是醜的比美的多,讓我們的都市景觀無法成為一流城市。然而我們仍然熱衷於每年在都市中種小樹,只種不養,任其自生自滅,形同棄養.

做為一個文明國家,我們已經積極推動流浪狗的領養,不鼓勵花錢購買繁殖場裡的小狗。因為我們相信每一個生命都值得關懷,對樹木,是否亦應如是?與其每年種20萬棵小樹,然後任其自生自滅,不如訂定更積極的樹木保育政策,來強化國土,美化都市景觀?在高山上,積極復育牛樟、扁柏、紅檜等樹齡長的原生樹。聘請原住民種樹,拿每年清淤的錢付養樹的錢應該綽綽有餘,也提供穩定的就業機會;

在郊山上,積極復育樟樹、琉球松、榔榆等樹齡長的樹,甚至可以考慮都市內的行道樹更新,把長得過大的黑板樹、小葉欖仁、榕樹、苦楝、白千層移到郊山上,解決行道樹樹穴過小、破壞路面的問題,也可以讓郊山不再空洞化。在都市裡,積極推動社區樹木認養計劃,不把所有空地種滿樹,讓綠色草地可以多一點。把這些種樹的錢拿來施肥和修剪社區既有的樹,讓社區景觀更優,空氣品質更佳。

在都市林的管理上,我們需要一個中央主管機關,由他來來修法,保護都市林,保護都市的綠覆面積,並制定罰則及督促相關單位訂定樹木工作規範。就可以避免開發基地時,把都市森林整個摧毀,砍大樹種小樹。我們需要樹木修剪和移植的規範來管理樹木工作品質,不再有像松菸大巨蛋這種連根拔起的粗暴移樹行為。我們呼籲政府比照國外,建立專業樹藝師制度,來照顧我們的樹木。樹藝學在國外和園藝、農藝、森林學一樣,是一門科學,種樹救地球已成顯學。基地開發的樹木移植、珍貴老樹的照顧,危險行道樹或校園病樹的處理,都需要樹藝師的專業。

在慶祝植樹節邁入70年的今天,讓我們開始重視高山林木的復育問題,郊山水土脆弱化的補植需要,以及都市林的管理作法。這才是慶祝植樹節最好的方式拜託放過這二十萬棵小樹苗吧!

 

李有田 台灣都市林健康美化協會理事長